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现代文学馆设灵堂悼巴金:他在文学殿堂中永生

2018-11-08 17:56:49
现代文学馆设灵堂悼巴金:他在文学殿堂中永生 北京朝阳区的文学馆路上,依然车来车往。

只是今天经过这条路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往路边的中国现代文学馆多看两眼。

“沉痛悼念巴金主席”的横幅告知人们,“鲁郭茅、巴老曹”中的一位文学巨匠离我们远去了。

门口,几个身穿校服的小学生正在小声朗诵文学馆门口巴金的寄语:“我们有一个多么丰富的文学宝库,那就是多少作家留下来的杰作,它们支持我们、教育我们、鼓励我们,使自己变得更善良更纯洁,对别人更有用。

” 礼堂内,哀乐声中,来自中国作家协会、作家出版社、鲁迅文学院等单位和王蒙、陈建功、蒋子龙、叶辛、王安忆、铁凝、池莉、张贤亮、张抗抗、叶文玲、舒婷等知名作家敬献的几十个花圈摆放在两旁。

正中央,巴金老人依然对大家慈祥地笑着,大黑边眼镜后面的眼镜仍然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陪伴他的还有儿女的哀挽:“爸爸安息!”左边“一九零四”,右边“二00五”,不仅昭示着作家的生辰,还反映着这位世纪老人走过的辉煌历程,留给国人的不朽文章和人格魅力。

巴金与现代文学馆紧密相连,一九八一年他就公然倡议建立现代文学馆。

十一年前巴金又和冰心一同呼吁倡建中国现代文学馆新舍。

他说建设现代文学馆是他一生中的一件大事,这比写五本、十本创作回忆录还重要。

其间,巴金先生还曾致信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呼吁社会各界,为文学奔走操劳。

后来中国现代文学馆成为党中央关怀下筹建的一项重点文化建设工程。

据了解,巴金先生为中国现代文学馆捐赠书籍七千七百多册,稿费约二十五万。

现在馆内共有藏品三十万件、五十五个作家文库,真正成为了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宝库。

据中国现代文学馆的馆长助理王治训介绍,昨天晚上七点半得到巴金离开的消息后,从八点到今天凌晨三点,共有三四十人一直在布置灵堂。

今天早上八点就开始陆陆续续地有人来悼念。

中国作协对外联络部副主任、曾担任过巴老外事秘书的陈喜儒,面向巴老深深鞠躬,久久不起。

“我非常敬佩巴老,从心里尊重他,不是由于他是作协主席,而是因为他是一个伟大的存在!”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来了。

他说他是听广播知道消息的,巴老是他尊重的作家。

对外经贸大学的学生们来了。

这里是他们的实习基地,也是他们寄托哀思的地方。

“我们小时候就学习巴金的作品,我读过巴老所有的文集,《家》、《春》、《秋》让我热血沸腾,《随想录》让我理性地反思自己。

”一位大学生这样说。

门口的留言本上,写满了人们对这位伟大作家的怀念和尊敬。

“真实的一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