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古典诗词背后的故事一代才女李清照的失乐园

2018-11-02 12:42:37

古典诗词背后的故事:一代才女李清照的失乐园

女人的青春同人的幸福一样,都是短暂得如同书里的插页,生活的大书却总书写了太多苦难作为正文。那些愉快的小浪花还没来得及翻卷,国家不幸的大潮就来了……

此刻,她的《漱玉词》在那里,像一个桃花开了又败了、让人想哭的园子。

众神安居,素净温和,会把大地上的树木人等铺在纸上耐心细究,到底那一个能做椽檩栋梁,那一个该去安邦定国,早有了安排。她天生就被指定写词才来到这里。

她的前半生很像童话——顺风顺水地成了青年大学生赵明诚的小妻子。公主和王子结婚了。

她好像随便说说,平白如话,就夺走了人心。然而,又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说是平白如话,其实呢,当然是加了一点、又减了一点什么的,譬如加个虚字、减个转语词,更多的时候,她叫你觉不出到底加了点还是减了点什么,那是极为玄妙的东西,看不见。

她写下这样每个字都笑吟吟的《减字木兰花》,又甜又香又太阳高: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结婚六年头上,她二十四岁的时候,跟随丈夫从京城汴梁回到了他的家乡。在那里,青山绿水,应该算是乡下了,可他们十分喜爱那种安静,不受任何外界打扰,一心整理古籍书画,校对正误,汇集成册。青州十年,他们竟积累了十间屋子的“宝贝珍奇”。同时,夫妇依旧吟诗弄词,没事散步,生活在梦境里。

她这么满足,说:“甘心老是乡矣。”他那么爱她,说:“佳丽其词,端庄其品,归去来兮,甚堪偕隐。”里尔克多么明白,说“爱是难的事”。可是,里尔克的断言在他们的爱情里不成立了——他们嘻着哈着就成了中国文学史上美好的一对夫妻。

两人都是把一生中辉煌的感情时光和幸福的黄金岁月贡献给了对方,尽管其间两人主要的关系是离别,主要的交流是偶尔的书信,然而,心里有他(她),就像另有一个纸砌的花园。

就这样,一切都好,只欠烦恼,就连相思也是又酸又甜,有一点强说的愁。生活像清澈的溪流,唱着歌一路往前跑。那些怡情的小赌、小闹、小别离,就是一朵朵溅起在水面上的愉快小浪花。诗歌史完成了一次温柔的爱情。这两个人,诗人和学者,诗人兼学者,越爱越完美,在爱正浓时,成就了彼此。不能不让人羡慕,原来好的爱情对事业果然是有激励作用的。

而女人的青春同人的幸福一样,都是短暂得如同书里的插页,生活的大书却总书写了太多苦难作为正文。那些愉快的小浪花还没来得及翻卷,国家不幸的大潮就来了——异族的入侵踏破了千里家国梦。她随同爱人,带着几车笨重的金石彝器书画卷牒流亡——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然而他们居然做到了——还不是全凭太爱?它们就像他们的孩子,生死相依。

然而,生命变化太快、太残酷,来不及准备,也无法预料。面对突如其来的苦难,我们有时会束手无策。像一卷被倒着播放的童话,她的爱情注定上演不了坏的开始和的结局,恰恰相反,她没有料到过的苦难之后,更大的、梦也梦不到的苦难来了——失去了爱人。

又是五年过去了,她先后逃亡越州、台州、温州、衢州,到了杭州。雪上加霜的是,那些珍贵的书画金石竟在一夜之间遭了贼手……至此,她终于沦至一无所有。唉,是怎样的不幸?要不幸得这样彻底这样万劫不复?……不幸冰冷,如同穿过骨头的瓦上霜。

她忍不住思念和心头伤痛,恍惚提笔,写下光照千古的《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节,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繁华落尽,梦醒了。自此,她一寸不剩地失去了她的乐园,他们的乐园。这首词是我们能得知的、她的消息。

实验台
南京华帝燃气灶维修服务电话
幸运六狮手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