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保障房建设很差钱不能单靠中央和地方财政

2018-10-28 12:27:08

保障房建设很差钱 不能单靠中央和地方财政

未来五年,要建设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3600万套,今年1000万套,明年1000万套,后面三年还有1600万套,使保障性住房的覆盖率达到20%。这段鼓舞人心的讲话,来自来自被认为是十一届人大四次会议重要的一场发布会。说话的,是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建设加速跑,实现安居梦。”这两句话,一直是用来形容“保障性住房”的。百姓心里,灯火璀璨的都市,有一盏亮着灯的小屋属于自己,可能不再是个奢望。而执政者眼里,“加快保障性住房建设”也因此变得更为紧迫。  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进入六月,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切实落实保障性安居工程资金,加快预算执行进度。但是,1000万套,这个年初确定的数字需要1.3万亿的总投资。钱,是个大问题。  江苏:光是投融资我们就有两百多亿  中央拨款只有千亿,地方钱从那儿来?这是每个省都必须面对的难题。六月了,近半年之线,各地将交出一份怎样的期中成绩单呢?《纵横》值班丁飞昨晚拨通了江苏省住建厅住房保障处汪享生副处长的:  国家分配的目标是39万套,但是今年我们分到各市县的目标任务是45万套,现在总共已经落实了几百个项目,项目的开工率目前为止已经超过了45%了,从房源销售上来说,我们现在的房源开工率已经达到30%,这还是1到4月份的数据,如果是1到5月份的数据肯定要高一些。  :其实江苏属于经济实力比较强的东部省份,那么在资金上会有困难吗?  汪享生:作为东部地区原来援助住房保障的专项资金,三个渠道,个是财政预算安排资金,第二个是土地出让金的净收益10%的比例,第三个就是我们住房公积金的收益,后面两项来说是我们作为东部地区说,资金量也是比较大的,一方面目前为止各地的反应都没有过多的困难,特别是社保基金以及银行贷款方面投入保障性住房建设,这块我们落实的比较好的,光是投融资这一块都有200多个亿了。  青海:融资非常困难  45万套的任务,江苏说,我们挺顺利。而在《纵横》的调查采访中,也有省份说,我们“有压力”。青海就是其中一个。昨晚,青海省住建厅副厅长岳宏接受了《纵横》实习肖源的专访:  :今年中央分派到青海省的保障放建设数量有多少套呢?咱们青海的保障房建设的进展怎么样呢?  岳宏:今年全省的建设量是188200套户,实物建房今年是176200套,进展情况,我们省从目前来看总体进展还是比较顺利,但是从督促上来讲,由于青海每年有效的施工期很短,基本上像东部地区大体上就是在4月份左右陆续开工,到10月底基本上就不能干了。  :照青海省这种的实际情况,要建这么多套保障性住房,有压力吗?  岳宏:压力非常大,今年我们建设的任务很重,时间又紧,现在资金这个方面也是有很大的缺口,今年资金方面的问题还包括我们现在一些建材价格上涨,劳务费上涨。  :您刚刚讲到在资金方面我们遇到了一些困难,能不能具体谈一谈?  岳宏:目前我们资金主要出现了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就是现在中央补助资金标准还是低了一些,对我们青海来说尤其是这样,我们现在地方财政配套压力非常大,另外现在中央财政给我们补助的这一块儿当中没有考虑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配套的这个资金,青海是个欠发达省份,各级地方财政都非常困难,去年我们整个基础设施配套资金这一块儿大概就有几个亿的资金缺口,感觉到融资也是非常难,银行放贷现在也很谨慎。  马光远:保障房建设障碍是没有一个合理可靠的资金来源  江苏省的期中答卷上写着“顺利”,而青海省的答卷上却多少看出些“无奈”。其实,“很差钱”的不只是青海,包括四川、广东、甘肃等地也都先后遭遇资金困境。财经评论员马光远说,“对于保障房,的障碍是资金。而资金的障碍,是没有一个合理可靠的资金来源”:  马光远:资金的缺口对保障房来说的话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到现在为止我认为融资的基本方式,或者是资金方面,我们还没有找到一条路能够保证资金到位,现在比较可靠的来源有这么几个,个是中央,但是中央投入非常少,应该说连零头都不到,第二个是地方保障,地方保障主要的一块就是土地出让金这部分的收入,但是这部分收入对于很多地方来讲是不一样的,比如在北京、杭州、上海这些土地出让的大省来讲的话,10%的土地净收入应该来说还是一个不错的数字,但是相对于西部一些地方,因为它土地本身就不值钱,所以这一块本身就没有多少钱。第三个叫社会投资,社会投资这一块儿到现在为止我认为还没有很好的一个办法吸引社会资金。  试水共有产权:你能买几米 我给你几米产权  “经适房缺地,廉租房缺钱”,有人说这是保障性住房的困境。钱、地、房,纠结的三角关系里,地方执政者们奋力寻找着破解之道。吉林省推行的“共有产权”就是一个思路。那就是,一些家庭提供资金,购买相应产权,剩余产权由政府出资购买。双方按比例共同持有产权。  吉林省原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现省政府副秘书长柳青:“你拿出一块钱来,你能买几米,我给你几米产权,因为原来廉租房完全是国家的产权,好处在那?中国人的产权意识非常强,租给他的房子总不认为是自己的。这样老百姓拿了一块,这就把地方政府的资金压力缓解了。”  马光远:必须创新政策,单靠中央和地方财政不能解决问题  1000万套、1.3万亿。两个数字背后,是成本与收益的较量。一年之期,半年为限,至少在此时此刻,我们看到的,是东西部之间存在的一种落差,差的是钱。地方执政者们,有人欢喜有人忧,忧的也是钱。果真如此,我们的政策是不是应该相应的有所调整呢?财经评论员马光远:  马光远:对于地方政府来讲一方面他当然在卖地,获得一部分的收入,把这部分的收入拿出来建保障房我想这是一个天经地义的,而且这一块我们规定的比例是土地净收入的10%,我认为这个比例还可以更加高一点,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们听到很多地方在讲说我们为什么要卖地,而这个地为什么要卖的那么贵,是为了要建保障房,但是你如果仅仅拿出10%来建,而且很多地方10%还没有到位,那么这个比例显得过低,这个比例如果能够达到土地净收入的30%到50%,这样的话可以解决相当一部分土地缺口问题。第二点除了地方政府的投入以外,更重要的还是想方设法的让社会资本来建设保障房,我想不在政策方面做一些创新,做一些吸引社会资本进入的话,单靠中央、地方两级财政的投入,甚至单靠土地出让金本身的话,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二手注塑机
体育运动木地板
维也纳湖畔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